花艺游学—2019年第一站【潜庐乡居】

  • 花艺游学的初衷       

       周瘦鹃先生曾说“凡是制作盆景的高手,必须胸有丘壑,腹有诗文……春秋佳日,要经常出外游山玩水,从岩壑、溪滩、田野、村落以及崇山峻岭之间,象觅宝似地去寻觅奇树怪石……平时,还要经常地观摩古今名画,以供参考。”这正是我们花艺课堂不定期组织游学的初衷。

  • 赏《富春山居图》,运用山水画法“三远”创作写景花

花艺课堂游学2019年第一站选择位于桐庐富春江畔的【潜庐乡居】,让我们跟随元代画家黄公望的脚步,感受千百年前就有的江南山水的钟灵神秀、清逸平和,领略画家自得其乐,豁达淡泊的人生态度。

 山水画技法“三远”是北宋郭熙提出:“山有三远:自山下而仰山颠,谓之‘高远’;自山前而窥山后,谓之‘深远’;自近山而望远山,谓之‘平远’。”《富春山居图》正是运用平远的画法,把富春江峰峦环抱、白雾迷蒙,峰回路转,渔樵山野,江中行舟等等,搬到同一个画面上来。

 我们传统花艺的学习与传统艺术诗画书等美学表现触类旁通,这次游学就主要讲授“三远”山水画法在传统写景花中的运用。   

  • 赏李嵩《冬花篮图》,仿古花艺作品

 最早关于花篮插花的记载,是宋代李嵩所绘的四季花篮图,其中一幅正是选用冬令花卉山茶、水仙、瑞香、蜡梅、梅花,插在编织精细的藤篮里,色彩优雅,花枝俯仰穿插,各有情致,整体饱满端庄,最宜放置厅堂以应年景。

另有清代丁亮先的版画作品十二月篮花图,同样以精巧的弹花宫廷篮,插作蜡梅、水仙和山茶,华丽而飘逸,自是另一番情趣。

现代的我们何其有幸,即使天寒地冻,也很方便就能买到喜爱的各种花卉,而且年宵花卉的品种也越来越多,常见如芍药、蕙兰、松柏、郁金香等等,芳菲斗艳,寓意吉祥,更添新年气氛。

我们选择与古画中形制相近的精致竹篮和当令花卉,来创作一篮充满古意的花艺作品,年节里无论作为花礼送友人,或是放置玄关迎宾,一定会带给观者受众无限欢喜。

  • 十二月花神—腊梅  

 腊月里,万物蛰伏生息,百卉凋零,而蜡梅斗寒傲霜盛开,花香袭人。黄庭坚赞她“香蜜染成宫样黄”,宋人王十朋也有诗“蜂采花成蜡,还将蜡染花。一经坡古眼,名字压群葩”。

在【潜庐乡居】暖房,赏玩蜡梅实则冬日韵事,或高安瓶供或折枝配寒竹水仙,无不风雅。

溯溪而上,如行走在黄公画中,访原住乡民,体会着古文人隐居山林,渔樵耕读,怡然自乐的生活。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更是他们豁达宽广的人生境界,给予千百年后的我们最真切的启发。

        循着幽香,探访花开繁茂的蜡梅,撷取心仪的那一枝,换入“花友”几案来。

  • 大寒节气花信风 初侯-瑞香

    二十四节气是农耕文化衔接天地的生活智慧,贯穿中华传统文化和艺术方方面面,大寒是二十四节气最后一个节气,“蜡树银山炫皎光,朔风独啸静三江。”

俗话说:“花木管时令,鸟鸣报农时”。大寒时节的花信风就是瑞香。

瑞香别称蓬莱紫,紫风流,在宋代是最常见的高级花材之一。宋曾端伯的【花十友】中称兰为芳友,瑞香为殊友,腊梅为奇友。

      明代孙克弘的《太平春色》十全花,使用了松、竹、梅、柏、山茶、水仙、瑞香、月季、天竹、芝麻梗十种花材。

还有我们熟悉的《冬花篮图》中也有瑞香。

我们学习古人将瑞香、腊梅与其他时令花材搭配,插作一组谐音造型花,寓意吉祥,作为岁朝清供再合适不过了。

大寒之后就是立春,在这辞旧迎新的日子里,让我们正心伺花,祈盼新岁花友多多,花事连年!也祝福每一位因花结缘的朋友们,百事如意,平安康健!

部分图片来源:潜庐乡居

节气插花 |“带雨梅花暗自香”

冬去春来,阳鸟和鸣,雨羞风轻,宜缓行,宜食甘,宜会友。此时不探梅,只能空恨香雪化春泥!

赏梅宜初雪,宜雪霁,宜新月,宜暖房,更有“胆瓶温水,一握春如洗……不用瑶天雪月,眼前琼树常新”

琼枝疏影,一枝丛杂就已意趣天成,赏玩半日不觉夕迟;也可梅花和山茶同插,是“新春”之意,此时绽放的花,插在花瓶里,瓶取“平”的谐音,寓意“平安”,所以读出来就是“新春平安”;更可配松竹,文人最爱的岁寒三友;还可与兰同幽,与菊共雅。

插花最重要的就是花与器称。就梅花清供而言,古人择器也是各有讲究。张谦德称“古铜壶,龙泉、均州瓶,有极大高三二尺者,别无可用,冬日投以硫磺,斫大枝梅花插供,方快人意”,《红楼梦》第五十回宝玉乞梅描写更为细致,“李纨命丫鬟将一个美女耸肩瓶(梅瓶)拿来,贮了水准备插梅”,“这枝梅花只有二尺来高,旁有一横枝纵横而出,约有五六尺长,其间小枝分歧,或如蟠螭,或如僵蚓,或孤削如笔,或密聚如林,花吐胭脂,香欺兰蕙,各各称赏”。

也有好小品把玩,杨万里有诗“胆样银瓶玉样梅,此枝折得未全开。为怜落莫空山里,唤入诗人几案来。”张耒“疏梅插书瓶,洁白滋媚好”

有爱古铜瓶,宋杨公远“折枝须拣带苔枝,两蕊三花尽自奇。簪向银瓶全俗了,古铜瓶浸恰相宜。”

有选陶瓶,仇远的“偶得数枝梅,插向陶瓶里。置之曲密房,注以清冷水”,更有潇洒者“山中寂寞去程赊,莫惜频频到酒家。行李翛然还不倍,担头颠倒插梅花。”

名画家吴昌硕每画折枝花,喜画陶坛和韩瓶,瞧上去自觉古雅。周瘦鹃先生亦相同见地。

更有清初冒襄在《影梅庵忆语》中,记载了董小宛因瓶择花,她在梅花“含蕊时,先相枝之横斜,与几上军持相受,或隔岁便芟剪得宜,至花放恰采入供”,就是先挑选与案头的净瓶相配的枝条,甚至年前就修剪好梅枝的造型,等花开时剪插,自是风雅。

梅花以格高以韵胜,实雅室清供上品,小院精心挑选多种适宜插梅的高格调花器,不同形制,不同大小,不同年代,由美人们选择各自所爱,独抒性灵,不拘格套,自由插花,或雅或奇或富丽,以期各位“雨水”节气花聚尽兴而归。

 

斗柄东回岁又新,年花喜气赠亲友

小院花艺课堂—年宵花礼(篮花专题)

《诗经》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,《三辅黄图.桥》折柳赠别;《山鬼》中又有“折方馨兮遗所思”采香花送给恋人;陆凯赠友梅花“江南无所有,聊寄一枝春”……自古人们常把花草赋予人类的情感,送花迎花之间既是情感的传递,也是古人生活艺术注重意趣细致的一面。

又一年斗柄东回,瑞香、梅花、水仙、山茶、蜡梅,皆当令妙品,辞旧迎新之际,让我们重拾古人之风雅,精心伺弄一篮年宵花礼,既而赠送亲友,传递内心喜悦和对花、对生活的爱意,情谊满满,让人如沐春风。

最早关于花篮插花的记载,是宋代李嵩所绘的花篮图,其中一幅正是选用冬令花卉山茶、水仙、瑞香、蜡梅、梅花,插在编织精细的藤篮里,色彩优雅,花枝俯仰穿插,各有情致,整体饱满端庄,最宜放置厅堂以应年景。

另有清代丁亮先的版画作品十二月篮花图,同样以精巧的弹花宫廷篮,插作蜡梅、水仙和山茶,华丽而飘逸,自是另一番情趣。

现代的我们何其有幸,即使天寒地冻,也很方便就能买到喜爱的各种花卉,而且年宵花卉的品种越来越多,常见如芍药、蕙兰、松柏、郁金香,等等,芳菲斗艳,寓意吉祥,更添新年气氛。

择两日,由群星老师以通俗易懂的讲解与示范,带领你从花艺小白到自主选材、立意,轻松驾驭一篮以东方审美为基础,传统手法插作的时令花礼。